童童受傷前的樣子 家長供圖
嫌疑人所發的微信朋友圈 攝/記者 楊益

孩子頭痛起來無法忍受 攝/記者楊益
孩子身上部分的傷疤已經結痂、長出新肉 攝/記者 楊益
  又是一陣撕心裂肺的哭嚎聲響起,保定市第一中心醫院的病房內,張梅忙亂地幫女兒童童揉著太陽穴。
  就在四個月前,張梅將女兒托付給以“老師”相稱的張紅霞手中,希望在北京接受到正統的國學教育。如今,童童再回到她身邊時,除了遍體鱗傷之外,剩下的,只有在順義那間小院里揮之不去的夢魘。
  探訪
  9歲女孩 寸頭渾身是傷
  昨晚7點,保定市第一中心醫院的病房外,響起了一陣熱鬧的鞭炮聲,但仍然很難將童童的哭嚎聲壓下去。張梅已經記不清,這是今天的第幾次了。
  這是一個9歲的女孩,卻留著與年齡和性別極不相符的寸頭。四肢、軀幹、甚至頭部,在她的周身上下,有些傷疤已經長出新肉,有些才剛剛結痂。
  又是一陣疼痛襲來,童童微睜的雙眼突然放大,進而開始大叫:“我的頭,疼!疼!”
  張梅慌亂得讓女兒枕在自己膝上,儘管自己周身不住地顫抖,但仍儘力讓雙手溫柔地按摩著童童的太陽穴。
  母親的安撫似乎並沒有起太大作用,童童開始用自己的方式緩解痛苦。哭聲成倍的增強,攥緊拳頭猛砸自己的額頭。張梅緊盯著女兒動態,因為此前的外傷,那雙小手上有些指甲幾乎已經與皮肉分離。
  就在此時,北京順義區木林鎮業興莊內,童童曾被“托付”四個月的那間小院,大門已經緊鎖。多位村民證實,警方人員曾到此處進行過調查。而張梅則告訴記者,造成童童多處內外傷的“老師”張紅霞,已經被警方控制。
  起因
  進國學班 開始時很美好
  兩年前,經朋友介紹,張梅與張紅霞結識。數次到家中探訪,甚至還帶來禮物,張梅覺得,這個50多歲的女人“很熱心”。但她也承認,在張紅霞身上,並不能看到太多文化素養的影子。
  “你知道麽,張老師看中你們家童童了。”今年初,張梅從朋友那裡聽到了這樣的消息。在旁人口中,張紅霞是一名公益人士,熱心幫助困難家庭的子女。在這樣的印象之下,一種莫名的信任悄然在張梅心中形成。
  最終,在今年春節前,張梅和張紅霞敲定,節後就把女兒童童送進後者在北京開辦的“女德國學班”內。
  按照張紅霞當初的承諾,這是一個美好的開始。由國學大師的弟子免費授課,成年之後,童童會被送進大學或分配工作。當然,也有看似並不“過分”的要求:為了保證學習,至少半年內,張梅不能和女兒聯繫。
  “我真的是為孩子好啊。”張梅清楚地記得,女兒並不是很情願這趟外出的學習,但她也習慣了聽從母親的安排。“她跟我說,媽媽讓我去,我就去。”
  2月18日,張梅將女兒送到了張紅霞家中,這位“老師”給了母女二人一個大大的擁抱。如今再回憶起來,張梅覺得,當張紅霞看到自己真的帶來女兒時,這份熱情有些過頭了。
  劇變
  一個電話 得知女兒生病
  在送走女兒後不久,張梅收到張紅霞發來的兩張照片,童童一張在洗碗、一張在讀書。看到這些,張梅的信任感再次增強。
  張梅的主要營生是作畫,她遵守了不與女兒聯繫的承諾,開始“瘋狂”的創作,希望趁這段時期為家庭做更多的物質積累。但張梅也沒忘記,一定要感恩張紅霞。“那會兒我就想,就算張老師說是免費的,以後我也一定要報答她。”
  但是,所謂的半年之期卻提前到來了。5月26日,張紅霞打來電話:“你快來北京一趟吧,你女兒得水痘了。”
  驚愕
  “她不讓說 都是她打的”
  次日中午,張梅趕到了順義區木林鎮葉興莊,這也是她第一次知道女兒“上學”的地址。村中大路上,張紅霞主動出來迎接,但她卻始終不敢直視張梅的眼睛。
  小院內陳設簡單,只有三面的平房。但張梅已經顧不得這些與“學堂”明顯不符的環境,她只看見了院中那個黑瘦小孩-----女兒童童。
  此時已值初夏,童童裡外還穿著兩層衣褲,外面還套著一件裙子。沒有母女重逢本該有的興奮,她眯著眼註視著張梅,半響才哼出了一聲“媽媽”。
  張梅告訴記者,再見女兒,童童已經很難行走,甚至就在院內開始解手。張紅霞見狀,趕忙掀起了童童的衣服。到此時,即使涂著了濃重的紫藥水,也很難再掩蓋那遍佈周身的傷痕。
  “都這樣了,她還說這些都是皮膚病。”在等待親戚開車來接的幾個小時里,張梅的哭泣一直沒有停止。而她回憶,一旁的張紅霞始終是漠然的。“她一直說我瞎咧咧啥,看見女兒應該笑。”
  即使到這時,張梅對張紅霞仍保有最基本的信任。按照她所說的“皮膚病”,當日張梅帶著女兒往返京冀兩地求醫,卻都沒查出結果。
  直到當天晚上,張梅拿起剪刀,嘗試著分開已被血痂緊緊粘連的皮膚和衣物時,女兒童童終於開口了:“張老師不讓說,這些都是她打得。”
  痛苦
  四個月間 老師多次施暴
  根據醫院的診斷報告,童童的手指、腳步和鎖骨有多處骨折,同時還伴有不時出現的劇烈頭痛。但這些都不足以還原,四個月里,在那小院中發生的一切。
  面對記者的詢問,童童承認,“張老師”曾帶她上過類似語文的課程。但她記憶更清晰的是,到達小院一個月後,張紅霞第一次踹向了自己。
  在此之後,施暴的頻率和方式都在升級:用木棍、鎚子擊打身體;赤著雙腳,在石子地上跑步一個小時;揪住耳朵,猛撞向牆壁;用尖利的物體扎進指甲....。.
  在童童口中,每次施暴的理由同樣讓人無法接受。在張紅霞的要求下,她曾咽下已經使用過的手紙。“因為那天不知道是誰,用手紙扯得有些長了。”
  在事發後,張梅無意中發現了張紅霞的微信圈。3月20日的一則圖片消息,徹底撕碎了她對這位“老師”最後一絲理解。
  照片中,童童已經被理成了寸頭。她和另外兩位孩子被張紅霞標註為“被社會遺忘的孩子”,希望以此獲得衣物捐獻和獻愛心。
  昨天下午,記者回到業興莊內,村民大多不知道小院曾經發生的一切。只是有人記起,小院的女主人似乎對自家門前很警惕,即使擺放一輛自行車都不被允許。
  後續
  “她有良心 只是做不到”
張梅告訴記者,面對童童時而劇烈頭痛的癥狀,目前所在的醫院已經建議,尋找更加專業的醫療機構進行治療。
  看著病榻之上的女兒,張梅最恨的人是自己。“我恨不得把自己一刀刀劈了。”
  她沒有諱言童童生自單親家庭的事實,這也是希望女兒學習國學的原因之一。沒有苛求與他人的攀比,只是想修養德行,成人後少走自己感情上的彎路。但張梅斷不能接受的是,這一切最終換來的是女兒遍體鱗傷。
  如今,張梅唯一寬慰的是,童童繼承了自己的寬容。她曾問女兒恨不恨張紅霞,得到的回答是否定的。
  幾個月前,張紅霞在電話中言之鑿鑿的保證:是世界上最愛張梅女兒的人。類似的話,她也曾對童童說過。
  再提起這些,童童只道:“張老師還有良心,只是說到做不到。”
  文/記者 劉汨 張沫然 攝/記者楊益
  文中除張紅霞均為化名
 
 
(編輯:SN098)
創作者介紹

1208

mg42mgouy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